内容开始

1993年,何云昌在前途一片大好的情况下,他选择转行,放弃了学习了多年的油画,转身进入行为艺术的行列。

何云昌就是这么一个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迸发出什么样的奇思妙想。


不得不说何云昌对艺术的解读还是很全面的,对于一个自己并不擅长的领域,经过自己一段时间的努力和琢磨,一年后他又拿奖了,他的行为艺术《预约明天》获得第九届全国美展铜奖。

这彻底打开了他行为艺术的大门,他尝试了很多难度非常高的作品,而《一根肋骨》则被认为是难度最高的作品。

何云昌:圣经上说,造物主见男人太寂寞了。在他沉睡的时候,取他身上的一根肋骨,创造出女人。每个男人都在寻找自己的那根肋骨,只有找到她,他的胸口才不会隐隐作疼。


2008年8月8日,何云昌在昆明亚当医院的手术室中,在手术室里除了应该出现的医生和麻醉师外,还多了一位摄像师,何云昌不但要将自己的肋骨从身体里取出做成项链,还要记录整个取骨的过程。

这个作品最难的地方不是取骨的过程,而是要向医院证明自己精神是正常的,自己是行为艺术家不是疯子。

一开始,医院无法接受何云昌疯狂的举动,结果何云昌连续三年跟医院协商,最终说服院方给自己做一个完全没有必要的手术。

肋骨取出后引起了轰动,很多人对何云昌的行为表示无法理解,并痛批他取肋骨的行为。

可何云昌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将肋骨做成项链后,他还邀请自己的母亲、妻子和前妻戴上这根项链与自己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