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开始

内容开始

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系列一直以来都保持着现代主义的印记——令人眩晕的有限与无限,空间视觉上神秘的延伸,自己与他人之界限的混淆,短短几分钟内仿佛坠入另一世界的错觉。

草间弥生曾说:“我认为宇宙的起源就来自圆点,我自己也是一个圆点,地球、月亮、太阳都是圆点,我从中听到来自宇宙的召唤。”

《无限镜屋》装置是草间弥生的创作元素利用led或者球型泡泡,被多角度镜面包围反射,形成无限重复的空间,观众倘若可以至深其中,也成为了作品的一部分被无限多的重复,是多了,还是少了,是自我的发现,还是自我的消融,如果你有时间一定刚要看这一组装置——永恒的爱、灵魂波光、曼哈顿自杀瘾。草间弥生曾在自传中说道:“就算我没有在自然界获取启发,在我的精神内在,仍然认为,可以通过毫无预兆的动机,或者不具备任何意义的偶然,和某个神秘世界连接。”对她来说,反复运用同一种元素,同时利用镜面将其延续,是一种心灵力量的释放,“与其沉入镇压感情的湖底,我更想把精神放入永恒的他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