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开始

村上隆 花朵的微笑

村上隆,日本20世纪60年代出生的极具影响力的一位艺术家,日本年轻人心中的偶像。他1962年出生于东京,1993年获得东京艺术大学美术系博士学位。在接受了长达11年的日本传统美术教育之后,他却把那些东西完全抛开,开始了自己个性鲜明的当代艺术创作。

村上隆绘画与雕塑的灵感大多来自日本传统漫画,创作材质珍贵,色彩艳丽,从大笑的花朵,到狡黠的老鼠、巨乳的少女;从卖出天价的卡通雕塑,到人人渴望的路易·威登(LV)手袋、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T恤,他的艺术创作无所不在。他是打通了东西方,打通了高低端,打通了艺术和金钱界限的不可思议的穿越者

村上隆 2005年雕塑作品

村上隆 Panda

村上隆 雕塑作品 Cherries

村上隆与Louis Vuitton合作的包

村上隆是专注于御宅族文化和生活方式的后现代艺术家,是“超扁平”和“幼稚力”的创始人。如果要问村上隆,日本的文化特质是什么,他的答案一定是:Superflat(“超扁平”)。在1996年的一场宣言中,他这样说道:“将来的社会、风俗、艺术、文化,都会像日本一样,变得极度平面……今天,日本电玩和卡通动画最能表现这种特质,而这些又在世界文化中具有强大的力量。”他强烈意识到:西方的当代艺术与日本的艺术创作是截然不同的,重要的是我们这一代人如何不依靠任何固有的文化体系而创造出最本质的东西。因而他的作品既融合了东方传统与西方文明、高雅艺术与通俗文化之间的对立元素,同时又保留了娱乐性和观赏性,是一种结合了日本当代流行卡通艺术与传统日本绘画风格特色的产物。

村上隆 (日本) 星球-66

村上隆自谓“超扁平风格”,从形态学辨认,是一种混合型的卡通图式,略带妩媚绝无伟岸,却表现了电脑取代人脑的时代,虚拟荒涎、自由散漫的青春,支离破碎、花枝招展的玩偶世界,以及卡通、电玩、市井、幻觉杂糅的精神异像与新奇景观。它给人的直接印象就是看不出主体意志,而呈现一种“被规定性”。这恰好是世纪之交人类精神空茫而又幻丽、欲求而又从动的写照。村上隆的设计,比如那些疯狂的彩蘑菇,在他自己心中都代表着一种沉重的社会意义,表达他对于这个日益“超平面”的世界的不安。

村上隆《DOB君和我》版画

2003年,村上隆发表了他的“幼稚力宣言”,充满童稚感的日本潮流文化名正言顺进入西方时尚的中心。他很诚实地将日本御宅族沉溺的漫画、电玩和卡通动画和日本特有的情色文化毫不羞耻地结合在一起,放大,然后贩卖。于是他的作品总是集可爱、性幻想和暴力于一体,有一种浓厚的卡漫风格和影射色彩。他不反对商业,他钟情商业,是商业文明的簇拥者。

村上隆 涧声系列 (两件一组)

“金钱这堵难以理解的墙,比艺术领域内的任何问题更接近艺术的本质。”——村上隆

村上隆又一得意之作,Homage To Yves Klein展览壁纸

村上隆从小喜欢动漫。他母亲是家庭主妇,却热爱艺术,经常喜欢带着村上隆去看各种艺术展,还要他写观后感,写不出来就没饭吃。虽然后来母亲已经记不得这些了,但村上隆仍然记忆犹新。

村上隆雕塑作品Fate

十几年前,在纽约的地铁站里,村上隆看到一堆老鼠争食,其中一只大老鼠拱开其他小老鼠独食的一幕,深深触动了村上隆,他决定为艺术堵上自己的“生命”。

村上隆雕塑作品Miss ko2

30岁前,村上隆非常贫困,甚至经常捡便利店过期的便当吃,而他的女友也因此离他而去。村上隆没有时间怀疑自己坚持艺术创作这个选择以及对于自己定位的艺术风格是否错了,他就像个科学家一样为了自认为的艺术风格和趋势,不断地实践着、实验着,在时间的累积中验证着自己。每次举办展览,无论是叛逆青年还是年长者,都是他的观众,没有人站在他的作品前做出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反倒个个看得皆大欢喜。2008年,《时代》杂志评选出最有影响力的100位人物中,村上隆是唯一的视觉艺术家。

村上隆雕塑作品Superflat Flowers

村上隆的形象一直没有变过——小马尾、山羊胡、帆布鞋,乍一看就是普通大叔。他至今未婚,也没有传过绯闻。他是个工作狂,人到中年依然十分拼命,每天只小睡三次,2小时、2小时、3小时,其他时间全部用来工作。“我的生活重心就是工作,事实上我无法想象有一个家庭。”

村上隆绘画作品

村上隆绘画作品

村上隆绘画作品

村上隆绘画作品Chit Chat

在艺术界都不屑于谈钱、羞于将艺术与商业挂钩的环境下,村上隆却明晃晃地大谈“艺术与商业”的关系。“艺术如果不与金钱扯上关系,将无法前进,一瞬间也无法存活。”一个成功的艺术家,绝不是不考虑任何创作之外的事情、脱离社会发展规律而只追求某种所谓的自由,更不是曲高和寡的。要成功,取决于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