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个爱“矫情”的人,但他又是一个善于和人相处的人;他是一个视创意如生命的人,但他又是一个做事有条理的人;他是一个能认清金钱与艺术、物质与精神的关系的人,同时又是一个能够尽情享受生活的人。     韩家英,深圳有名的设计师。设计师,而且有名,就不能不是一个矫情、较真、较劲的人,就不能不是一个时时处处留意自己的形象、自己的风格的人。斜坐在他家宽敞的阳台上,和他不着边际地神侃到后半夜,抽了一大堆烟,喝了一大堆酒,谁也没和谁矫情。可聊的都是他如何如何矫情的事。  矫情    认识韩家英是从认识韩家英家的客厅开始的。在银湖买了一栋靠山面湖左供右护,VERYNICE的大HOUSE,装修花了一年多时间。他给房子设计了一种简约的风格。每一种材料、每一盏灯、每一样摆设都精挑细选。每一根线条都要绝对的直,否则就打掉重来。一只装修队就是被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返工给逼得逃之夭夭,还以为韩家英是在故意刁难他们。  “做设计的就是要矫情,如果抱着无所谓的态度肯定做不好这一行。”韩家英说。韩家英1961年出生于天津,1982~1986年就读于西安美术学院工艺系装潢专业,其后任教于西北纺织工学院服装设计系。1990年,韩家英南下深圳,任职深圳万科企业影视部,后任万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设计总监。1993年成立深圳市韩家英设计有限公司。韩家英不断推出重量级的平面设计作品,在国内外获奖无数。康佳、创维、新大洲摩托车、北京东方银座、万科地产、香榭里花园、怡宝纯净水、雪花啤酒的广告设计和产品包装都是他的杰作。海报《沟通》、《天涯》杂志封面等作品的成功使他踏上了国内平面设计领域的颠峰,并获得国际声望。较劲    韩家英现在每个月除了料理深圳的公司外,还要到上海、北京去露露脸。除了搞创作,还要去和客户沟通。他说,经商其实不用很多技巧,只要坚定自己的信心,把事情做得最好,做得到位,就能成功。他很欣赏三宅一生说的一句话:“做我喜欢的东西,让别人去接受。”他把这句话转作“让我做菜,你就得接受这个味。”他认为这样的态度是从根本上考虑,从长远考虑。只有干自己擅长的事,坚持专业精神,才能够把东西做到极致。有很多设计师迫于生存,牺牲掉专业的东西,这样就永远没有自己的风格。     韩家英认为创作有两个要素:概念和技巧。有的是创造一种技巧,形式决定一切;而有的则是概念决定一切。不管哪一条,有一条能够立起来,让人眼前一亮,就算是成功的设计了。到位    韩家英刚刚去了一趟英国,参加那里的“设计和艺术指导(D&AD)年会”。近来他一有机会就出去,参加展览、交流,到各国游历一番。韩家英是一个很有条理的人,玩也要玩得明白。他每去一个地方前都会做足功课,弄清自己为什么去,去了干什么,还了解当地的历史地理、风俗习惯,甚至天气预报都要掌握。这次去英国,韩家英就带着几个目的:联系相关公司、了解行业发展、看伦敦泰晤士河两岸的建筑……    韩家英是一个见到设计就眼睛放光的人,他每次出去都要拍一大摞照片,收集一大堆有型有款的玩意回来,连啤酒瓶盖、菜单、火柴盒等都不放过。平面设计的发源地在西方,韩家英之所以那么热衷于出国,并不是钱多烧的,他是想取取经,找到中国设计、东方设计同真正的国际设计水准的差距,回来把自己的设计做得更加到位。“做什么东西都要讲究到位,半到位又不到位是最难受的。”韩家英到了东京,就觉得香港的建筑不够到位;到了欧洲,又觉得东京建筑差了点感觉。     韩家英自认他的设计受到日本的很多影响。他说,上个世纪50年代以前,日本的设计和中国的设计还是在一个水平线上。后来一位日本设计师从一个美军的烟盒上看到了差距,从而引发了设计领域的一场革命,日本的设计从此崛起。60、70年代,随着工业的发展,日本的设计也渗透到全世界。日本的设计已经转换成为一种独立的国际的语言,又反过来影响西方。那种简约、清雅、干净的风格,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日本的,同时又是国际的。而现在中国的多数设计还是“土特产”,转换不成大家共享的东西。我们现在做的就是找到自己的根,再试图让它国际化。中国的设计需要一个转换,能够让世界人接受。而我们最好的榜样就是日本,因为两国都使用汉字,文化的根是连着的。“所以我一定要到西方去,参加他们的展览,让他们承认。我们的理想是让中国的设计成为东方文化的代表。”